达丽雅·杜金娜的死,已注定会成为政治的一道分水岭。

  这位如今更多被表述为“俄罗斯保守派思想家亚历山大·Dù金的Rǔ儿”的29岁女性在8月20日莫斯Kē州的一次汽车Zhà弹袭击中当场身亡,两天以后,两个完全不同的事件版本先后Chū现,二者都造成——而不是解答——了更多的问题:按照时间顺序,首先是22日早上,俄反对派知名人物之一伊利亚·波罗马廖夫在直播节目中宣布,是Yī个没有任何人听说过的、Míng叫“国民共和军”的地Xià游击Duì组织发动了这次袭击;同天下Wǔ,俄联邦安全局(FSB)Zé表示他们已经破案:凶手是一Wèi名叫Nuó塔莉亚·沃夫克的女性公民,还带着一个12岁的女ér,她在乌克兰Tè殊部门的组织下完成刺杀,Mù前已经离开俄罗斯前往爱沙尼亚。

  至Shào看上去,FSB掌握De材料相当Yáng细:他们甚至公布了沃夫克在俄罗斯境内使用过的三个汽车牌照号码。

  在FSB的版本公布以后,波罗马廖夫又做了一个补Chōng回应:沃夫克“并未直接Shēn与8月20日与杜金娜相关的行动”,并“已在我们俄罗Sī朋友的要求下安全撤离了俄罗Sī”。这并没有对各方理解发生了什么起到任何正面作用,恰恰相反,这一YùYì模糊、似是而非的“回应”唯一的效果就是带来更多无法解释的Wèn题。

 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Měi个人都有自己的猜测:前反对派议员德米Tè里·古德科夫总结说,“当局说Shì乌克兰人干的,这我们不会相信,阴谋论者说是当局干的,这永远不会有证据”。

  唯一确定的Shì,俄罗斯政治Zhōng此前尚算大体清晰的内与外、左与右、顺与反的界线,如今都已随着这场爆炸Huà为灰烬。

  无法解释的乌克兰女特工

  FSB在事发不到48小时以后迅Sù公Bù出来的这一系列作案细节,详细到了令人侧目的程度:按照这个版本,沃夫克带着12岁的女儿在7月23日使用“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”发放的汽车牌照进入é罗斯境内,在莫斯科杜金娜所居住的Gōng寓的同一栋楼租下了一间Fáng子,目的是对杜Jīn娜进行监视。

  ● FSB公Bù的对沃夫克的监控视频画面 / 网Luò

  8月20Rì,按照FSB的描述,沃夫克也去参Jiā了杜金父女Yī起出席的那次位于扎哈罗沃公园普希金Bó物馆的公开活动,于活动期间在杜金娜的车上安装了远程爆Zhà装置,并在后者驶Lí会场以后引爆了炸弹。随后,沃夫克又带着女儿,给自Jǐ的Mini Cooper换上了乌克兰车牌,并取道普斯科夫进入了爱沙尼亚。

  FSB在没有Tí供具体细节的情况下指控,沃夫克的行动是在“乌克兰特殊部门”的组织和领导下进行的。

  尽管这个版本KànShàng去环环相扣,FSB甚至还公Bù了拍到沃夫Kè正脸和车辆的监控录Xiàng,以证明“有Tú有真相”,但这并不足以回答来自四面八方的疑问:既然FSB已经掌握了如此之多的情报,Wèi什么袭击者仍然从容Wán成了这一并不如何精密的袭击,并且还能在杜金娜死后,带着孩子全身而退?

  考虑到Xí击事件发生在莫斯科时Jiàn8月20日夜里9点-10点之间,而莫斯科距离爱沙尼亚边境公路距离超过800公里,驾车需要8-10个小时才能抵Dá,当时杜金娜一案早已Hōng动舆论,一辆使用乌克兰牌照的汽车如何Zuò到夤夜奔袭数百公里、Chuān越边境口岸平安抵达爱沙尼亚?

  更何况,就在袭击发生前两天,8月18日爱沙尼亚刚刚因取消对俄公Mín发放的申根签Zhèng有效性而登上媒体头条,位于爱俄边境的纳尔瓦、卢哈马和科伊杜拉三处检查站都处于半关闭状态,车流很少,很难想象俄罗斯边检会无视一辆等候区内De乌克兰牌照汽车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个问题也Zài浮上水面:FSB并非杜金Nuó一案的受命调查机构,这起案件在8月21日确认死ZhěShēn份并怀疑为蓄谋杀人以后就Yǐ从警方移交Dào了俄罗斯调查委员会,而Hòu者直到8月21日下午——按照FSBDe版本,此时沃夫克大约早已出境——还无法确定导致汽Jū爆炸Qǐ火的究竟是不是人为Bào炸装置。如果FSB真的掌握案件信息掌握到了它所宣称的地步,为何调查委员会无法提前获得哪怕是一星半点的提示?

  ● 8月20日杜金娜所乘车辆起火现场 / 视频截图

  俄强力机构之间的紧张Guān系从来不是新闻。在2011-2014年Qī间一度风头无两的调查委员会在Dàng时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检察院的职权,也撼动了强力机构系统内部原本艰难维持的平衡。2014Nián,随着乌克兰危机的发酵,FSB逐渐Yíng回主动权,其标志性表Xiàn之一,正是FSB开始越来越多地越过调查委员会、自行处理案件调查,特别是在受到舆论关注的涉政治类案件中更是如此——乌克兰导演森佐Fú被控试图在克Lǐ米亚炸毁一尊列宁雕像,就是FSB开始越出权限范围的第一个著名例子。

  已有很Duō人相信FSB将会是这次袭击杜金娜事件中剧烈恶化的政治气氛的主要受益者,无论在俄罗斯Guó内(可以预期管控会进一步收紧)还是国外(与乌克兰的战争可能进一步升级,与其他国家则可能Miàn临关系恶化)均是如此。

  无论如何,安全部门Nèi斗的Jù本对于外界始终是难以置喙的禁区,大部分亲克宫的发言者都选择了Tóng一种办Fǎ来处理此事:引用FSB的“破案”结果指责乌克兰情报部门,而不去追问其逻辑是否通顺。然而,FSB宣布“破案”已超过24小时,调查委员Huì对此仍保持着诡谲的沉默,并未对隔壁同事的成果给出Rèn何回应:截至发稿,调查委员会Duì于杜金娜案的最新调查结论仍停LiúZàiFSB发Shēng前、认Wèi这是一起蓄谋杀人案的阶段。

  Xíng迹可疑的“国Mín共和军”

  而在事件另Yī边,反对派人物伊利亚·波罗马廖夫所声称的“国民共和军”看上去甚至Gèng为诡异。

  8月22日,他不仅在其创建的YouTube频道“二月清晨”中Dài替这个神秘组织Xuān布了对袭Jī事件负责,还宣读了这个组Zhì的一份宣言:“我们,俄罗斯的活动家、军人和政治家,现在是国Mín共和军的游击队员和战士”。宣Yán中并未直接提及对杜Jīn娜的袭Jī事件,但称Pǔ京为“权力的篡夺者和战争罪犯”,并声称“Pī剥夺了权利的人民有权反抗暴君”,它同时还预告了未来更多袭击事件的可能——官员、与政府有所勾结的商人和参与“特别军事行动”的军人都被列入“合法目标”。

  几乎与波罗马廖夫这期网络节目上线同时,Telegram上一个名为Rospartisan的账号也发出了“国民共和军”宣言的文字版本全文。此前的公开媒体报道显示,与“二月清晨”一样,Rospartisan频道也是由波罗马廖夫本人在今年3月战争爆发以后创建的。

  ● “二月清晨”节目Zhōng波罗马廖夫宣读De“国民共和军”宣言 / 视频截图

  此外,“国民共和军”宣言中还明确提及,呼吁俄罗斯人采纳新的白-蓝-白旗作为国家象Zhēng,以同目前的白-蓝-红三Sè旗相区别。类Shì的旗帜方案是在俄乌战争爆发以Hòu,一部分俄罗斯反对派提出的,迄今仍只是小范围内的Zhèng治符号,Dàn或许是巧合,波罗马廖夫同样使用了白Lán白旗帜来作为“二月清Chén”的版头图片。

  Jìn管按照他自JǐDe说法,他并非“国民共和军”成员,而仅是在过去几个月里Yǔ其成员保持了接触,同时认可他们的行动,但是,直到目前,除波罗马廖夫本人之外,没有任何人以“国民共Hé军”成Yuán身份公开发声,也没Yǒu任何其他人曾经听Shuō、或接触过这个组织——“国民Gòng和军”似乎只存Zài于波罗马廖Fú的描述当中。

  ér在他抛出Zhè一石破天Jīng言论以后,也Jǐ乎所有人对此都表示了难以置信、乃至于冷嘲热讽,其中Bù少Shèn至是与波罗Mǎ廖夫同属反对派阵营的其他知名人物——俄罗斯Zhèng治学家、反对派学者费奥多尔·卡拉什宁尼科Fú在推特上公开表示,对于波罗马廖夫的话他“一个字也不会相信”,纳瓦利内的亲密同事、目前的团Duì领导人沃尔科Fú给这Tiáo推特迅速点了个赞。

  波罗马廖夫过去曾是é罗斯杜马的著名“异类”,如今要对他的政治立场做出准确描述却成了一件难事。他在2011年对禁止美国公Mín收Yǎng俄罗斯孤儿的“季玛·雅科夫列夫法案”投下唯一一张反Duì票,2014年又成为对克里米亚入俄投下反对票的唯一一名议员,Zài这期间,他官司Chán身,2014年8月,俄罗斯检方宣布冻结他的账户并禁止他返回俄罗斯,当时Bō罗马廖夫正在美国旅行,由此开启了Liú亡生涯。两年以后,波罗马廖夫在2016Nián移居乌Kè兰首都基辅,2019年,他加入了乌克兰国籍,又在2022年ZhànZhēng爆Fā以后一Duó宣布加入乌克兰军队。如今,他似乎成了“国民共和军”的非正式发言人。

  “我们不太可能在Bù久的将来确定是谁以及为什么要炸毁杜金女儿所在的汽车。érQiě,奇怪的是,无论是谁炸的,都不会改变局势。”他Zēng经的盟友和同事、目前已迁居保加利亚De前杜Mǎ议员德米特里·古德科夫说。

  无法区分的阵营

  即使对于已经习惯了阴谋论Hé假消息的俄罗Sī舆论场来说,最近几个月局面也进入了一种魔幻状态:在俄罗斯国防部开始坚持认为各地弹药库的Bào炸都是违规抽烟的结Guǒ以后,一切传Tǒng上的阴谋论现在Dū没那么有吸引力了。

  但杜金娜的死,仍然将已经十分异常的气氛推Dào了新的高度。

  Hěn多人预期此事将会引Fā俄罗斯Duì乌克兰的新的大规模军事打击:不止一个公众人物要Qiú军队锁定基辅潘柯夫大街,那里是乌克兰总统府和ānQuán部队大楼所在地,还有人呼吁对全乌城市发动“清Xiǎn”,Cóng而杀死“杀人犯和恐怖分子”。但与此同时,即使是这些情绪激动的发言者,Yě很难绕开这样Yī个事实:俄罗斯已经Wéi持这种行动长达半年之久,没有任何人还会将类似事件Shì为威慑,如果它Mén真Néng奏效,今天的俄乌战场不会进入现在的Jú面,而说俄罗斯在过去Bàn年的战争中一直没有投入全力——恐怕俄罗斯国防部难以Jiē受这Zhòng描述。

  另一方面,怀疑事情根本Shì自导自演的阴谋论者依然大有人在,尽管将这种猜测公之于众的声音大多来自乌克兰Fāng面,它Zài俄罗斯依然有其深厚土壤。

  最务实、也最迫切的一Zhòng反应,来自对于自身安全的担忧:当以亲克宫政治学家马尔科夫为代表的一派公开呼吁要Zài8Yuè24日乌克兰独立日袭击基辅的声音越来越高的时候,Telegram上最大的政治匿名频道Nezygar这样写道:“Tā们在仅仅距Lí几Shí公里外的地方Shā了人,普京、绍伊Gǔ、帕塔鲁舍夫、梅德韦杰夫和佐洛托夫都住在那儿……”